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报告称中国不良资产规模惊人 2020年或达4.8万亿

【组图】报告称中国不良资产规模惊人 2020年或达4.8万亿

时间:来源:易读财经

原标题:报告称中国不良资产规模惊人 2020年或达4.8万亿

原标题:报告称中国不良资产规模惊人 2020年或达4.8万亿

7月13日,全球知名咨询机构麦肯锡在京发布了一份关于地方资产管理公司(AMC)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导致不良资产规模包括不良率都呈现双升态势,地方AMC获得了广阔的市场空间,但目前地方AMC仍面临着战略定位不明确、组织架构不完善、资产处置能力不足等重重挑战。

报告显示,从2013年起,银行业不良资产规模包括不良率都呈现双升态势,到2016年底上升到了1.75、1.76的水平,不良规模达到了1.5万亿。如果这个态势继续的话,预测到2020年银行业不良将近达到三万亿。

而除了银行业这一块,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包括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信托,不良率比银行业更高,不良规模也呈现一个上升态势。预计到2020年,这两个加起来可能有4.8万亿的不良规模。

这个规模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麦肯锡全球副董事合伙人袁伟介绍,“上世纪末,1998、1999年的时候,我们银行业面临大量不良资产,设立资产管理公司的时候,全行业的不良资产规模大概是两万亿。如果看现在这个趋势的话,我们很快整个银行业的不良资产规模就要超过那时候的水平,所以这个规模还是非常惊人的。”

袁伟表示,当前除了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实体企业应收账款规模也在不断上升,周期在不断延长。而这块很大程度上相当一部分也会构成不良的重要来源,对于不良资产的处理,对于债务重组的需求也会大幅度增加。

“截止到去年年底,这块的规模已经达到了5000亿,这是一个明面上的数字,这5000亿肯定收不回来了。但是账上可能还有很多的大量应收账款,其实也是面临同样的情况,只是没有披露出来被大家看到。所以,非金融企业应收账款规模也呈现一个持续上升的态势。”袁伟说。

据银监会公布数据显示,分区域看,沿海地区的不良贷款率率先爆发,也率先有所下降。以上海和浙江为例,2016年不良贷款实现“双降”,即余额和不良率同时下降,而且浙江省是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双降”。江苏和深圳地区的不良贷款率也均在下降,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分别为1.25%和1.02%。辽宁、山东和贵州2017年一季度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从不良率来看,辽宁、黑龙江、山东、河南、甘肃、青岛均在2%以上。

地方资管公司进入发展快车道 过早多元化或留隐患

在增长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这“三期叠加”的环境下,中国不良资产规模持续上升,让地方AMC获得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同时竞争也日趋激烈。据麦肯锡统计数据,截至今年3月,省级地方AMC已扩张至35家。

袁伟表示,在不良资产市场规模日益增加的大背景下,未来不良资产行业的市场格局也将随之发生巨大的变化。“不良资产行业正由传统四大AMC垄断的局面,逐步演变为 ‘4+2+N+银行系’的多元格局。”

据其解释,在4+2+N+银行系中,“2”代表两家地方AMC(去年监管部门放宽了一个省份只可设立1家地方AMC的限制,允许符合条件的省级政府再增设一家地方AMC);“N”指各地未持牌的资产管理公司,主要承接四大AMC和地方AMC处置效率较低的小规模不良资产组包;“银行系”则指目前工、农、中、建这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拟设立的各资管子公司,目前这些新成立的子公司专司行内的债转股相关业务,但未来也可能开展市场化运作。

报告分析,中国地方AMC在处于高速发展时期的同时,也面临许多困境与挑战,如战略定位不明确、不良资产处置能力不足、过于依赖通道业务主业竞争力不强、专业人才缺失及组织架构不完善等。其中关键问题在于许多中国地方AMC缺乏明确的整体战略定位。盲目复制信达和华融的发展经验,“过早多元化”导致部分中国地方AMC的不良主业缺乏竞争力、其他业态的持续发展动力不足。

“我们在调研中还遇到过好几种情况,其中有一个经济大省,他们的地方AMC成立两三年了,真实的不良资产处置业务其实一笔也没做过,他们做的是什么呢?通道业务。还有某省的地方AMC设立了各种基金,但有的基金运营了一年也没能投出去一个项目;更夸张的一些地方AMC,根本没有设置风险管理部。所以从人才构成、组织架构、激励机制等方面来看还存在很多问题。大多数地方AMC都过于依赖通道类业务,而忽视了债务清收和重组等核心能力的培养。”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黄河介绍。

黄河认为,相较于已运营18年且‘身份’为国有独资企业的四大AMC,多数地方AMC仍然存在不良资产处置能力不足的问题,在估值定价和项目实操方面难以与四大AMC展开差异化竞争,在激励机制上的差异化也不足。

在他看来,地方AMC的优势在于,是对地方金融机构和当地企业的充分了解。他建议地方AMC可打造“不良+X”的发展模式,完善中后台支撑体系,提高金融服务及产品组合的本土化程度、信息共享及资产处置的效率。

在不良资产规模持续增加,地方AMC不断扩容的背景下,黄河强调,从短期来看,不良资产处置牌照仍然属于稀缺资源,行业将保持较高的进入门槛,因此不良资产业务仍将是地方AMC的首要收入来源。地方AMC应通过与四大AMC的差异化定位打开市场;

而从长期来看,不良资产行业的竞争格局和业务结构的多元化将进一步深化,民间及机构投资者将显著增加,因此地方AMC应结合自身业务特点、市场机遇和政策动态,灵活选择打造“不良+X”投资集团或“不良+X+金融服务”的多元化资产管理集团战略。

“通过做好这三方面工作,我们相信,这几十家地方不良资产管理公司,这些AMC未来都会有一个更为健康蓬勃的发展,将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更好地帮各省市解决去杠杆、降风险难题。”

责任编辑: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