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副科级干部贪污3700万元 敛财金额比52只大老虎都多

副科级干部贪污3700万元 敛财金额比52只大老虎都多

时间: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副科级干部贪污3700万元 敛财金额比52只大老虎都多

原标题:副科级干部贪污3700万元 敛财金额比52只大老虎都多

常青村

广西南宁的“小官巨贪”因贪污近3700万元,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0万。

据报道,女贪官丘朝阳此前先后担任广西南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简称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主任、分管接待办的办公室副主任,只是个副科级干部,但对照十八大以来获刑的85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的贪贿金额,丘朝阳所敛钱财金额比令政策、仇和等52只大老虎都多,仅次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原副主席白雪山(3886万)。因为贪污的“数额特别巨大”,所以此案一审由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在南宁市中院得到法律的制裁。

这样一些“小官巨贪”给人们什么警示?专家认为,官员腐败不腐败,关键是看他手中权力是不是能够受到强有力的监督和有效的制度约束,而不应简单地看其级别;既然官员总会利用制度漏洞追求利益的最大化,那么就应该从制度入手,使得官员不能利用漏洞获利,从而消解所谓的权力魔杖效应;针对一些拥有特殊资源或特殊权力,易滋生“巨贪”的部门,尤其要制定细化的针对性监督制度,并加以落实,重点部门重点监管。

专家的解读让人很有启发,在此基础上,笔者想追问一句,当女贪官贪污3700万元而被判刑时,那些负有监督责任的官员有没有被追究责任?从报道中看,这个问题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

女贪官贪污3700万的故事,到底是怎样发生的?一个主观原因是她想捞钱,一个客观原因是她确实可以很轻易地捞得到钱。而她能够轻易捞到3700万元,客观原因也是两个:一个是这个单位确实存在许多的钱,第二个才是监督制度不到位。假如在一个只有10个人左右,一年的办公经费也不过几十万的小单位,负责人尽管也是科级干部的级别,他就是想捞钱,就是没人监督,也不可能有3700万给他捞。所以,犯案的一个客观条件就是这个单位的钱太多了。

女贪官丘朝阳之所以能够捞3700万元,是因为她先后担任南宁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主任、分管接待办的办公室副主任,而她贪污的具体手段也很简单,就是利用管理单位公务接待工作及接待费用结算、报账的职务便利,在没有发生真实公务接待的情形下,先授意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工作人员在“经手人”“验收人”处签名,填写大量的空白报账单。此后,她向酒店、酒行负责营销的业务经理或者其他社会人员支付票面金额4%至15%不等的“税点”获取虚开发票。最后则是将虚开发票混入正常公务开支产生的发票通过报账单一同报账,进而非法套取公款。

如果说,丘朝阳靠虚开公务接待的假发票和假报账单,就可以贪污3700万元,对此我们设想,南宁高新区管委会的公款接待费一定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数字,一定会更加惊人。这里的依据是,如果虚开发票3700万而不被发现,那整个的公款接待费用一定是3700万的若干倍。假如公款接待费用和贪污数额一样多,则虚开同样多的假发票就容易暴露,只有虚开数是整个接待费用的若干分之一,才可能发生虚报了而不被发现的情况。

于是,在丘朝阳贪污被判刑的时候,我们想请有关部门向公众公布一下,在丘朝阳贪污的8年间,南宁高新区管委会究竟花了多少公务接待费?最保守的估计,假如是3700万元的3倍以上,则开支公务接待费就在1个多亿,实际上应该更多。那么,谁对开支这么多接待费负责?

“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现在,贪污犯罪被判刑了,挥霍接待费数亿元的人岂能逍遥法外?他们的“犯罪”也应该被追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