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13名干部抱团贪腐约定共同进退 很快分崩离析被查处

13名干部抱团贪腐约定共同进退 很快分崩离析被查处

时间: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13名干部抱团贪腐约定共同进退 很快分崩离析被查处

原标题:13名干部抱团贪腐约定共同进退 很快分崩离析被查处

“侵害群众利益,大肆套取征地补偿款,自以为玩了一出"空手套白狼"好戏,结果只是南柯一梦,结局只能是误了前程、丢了幸福。”谈起查处的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南山镇13名镇村干部,执纪人员感慨不已。

2016年5月,这起窝案的主角——延平区南山镇原党委委员、人武部部长陈国滩,因套取征地补偿款、受贿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6年8月,陈国滩因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其余12名违纪的镇村干部也分别受到严肃处理。

因贪欲萌生的“致富梦”

2013年4月,陈国滩担任南山镇征地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负责南山镇海西高速公路网南平连接线征迁工作,一开始还算兢兢业业,没日没夜忙拆迁,尽职尽责。

然而,当他熟悉了工作,面对近千万元的征迁补偿款,陈国滩“心动”了,内心的贪欲悄然萌生。他开始盘算如何“安全”地套取征地补偿款。

思来想去,陈国滩觉得还是不能单干,得找人一起发财。于是他首先找来了时任南山镇吉溪村委会主任的郑水金,谎称自己在这次征迁补偿中为吉溪村多争取了100万元的补偿款,怂恿郑水金与他配合,虚列这笔征地补偿款,套取后私分。

两人一拍即合。郑水金随即与村干部罗木荣、蒋孔武、陈木发、卢俊等人商议,大家一致同意套取补偿款。2014年1月,在陈国滩的授意下,吉溪村一帮村干部通过虚列村里的菜地、山林等被征用地块材料,套取征地补偿款107.7万元,并“愉快”私分。

“陈国滩与这些村干部认为征迁工作蕴藏着无限"商机",于是抱团贪腐把黑手伸向征地补偿款,梦想一夜致富。”执纪人员说,他们打错了算盘,就必须付出代价。

东窗事发后,郑水金、罗木荣、蒋孔武、陈木发、卢俊都受到了应有的惩处。

自以为“安全”,疯狂套取征迁补偿款

尝到甜头后,陈国滩又开始觊觎南山镇村尾村的高速公路征迁补偿款。于是,他故伎重施,找到时任村尾村委会主任的王玉明“协商”套取征地补偿款事宜。两人讨论之后,还定下了六四分成的协议。

2013年5月,陈国滩与村尾村党支部原书记王庆平、王玉明采取虚列土地面积的方式,套取征地补偿款99.37万元。其中王庆平、王玉明占6成,共分得59.62万元;陈国滩占4成,分得39.74万元。

2013年8月至9月,已经停不下来的陈国滩“再接再厉”,伙同南山镇际丰村党支部原书记林武光、报账员吴光淮等人,采取虚列方式套取征地青苗及地面附着物补偿费15.02万元,并按事先约定的分成比例进行私分。

此时的陈国滩已经彻底疯狂。执纪人员表示,陈国滩不仅套取巨额征地补偿款,只要是送上门的东西,不管是购物卡还是红包,都照单全收。

陈国滩为了一己私利聚拢村干部形成利益共同体,自以为“安全”,频频套取征地补偿款,上演了一场损公肥私的闹剧。面对执纪人员,这些表面上荣辱与共,实质上同床异梦的腐败分子很快被个个击破,最终被严肃查处。目前,王庆平、王玉明等涉嫌犯罪的8人,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黄梁梦醒空余悔恨“当过兵,做事有原则!”组织上曾对陈国滩搞征迁寄予厚望。“进取心强,工作有担当!”当地政府的一位领导回忆说,陈国滩先后担任乡镇副镇长、人武部长,一直是敢想敢干,想不到会出这么大的事。

“陈国滩案涉案人员达13人之多,涉案人员表现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点,而且涉案金额之大,令人触目惊心。”执纪人员认为,面对这种逐渐走向“大手笔”套取征地补偿款的现实,亟需有针对性地从制度建设上下功夫,加大监督力度。

针对陈国滩案暴露的问题,延平区一手抓惩处,一手抓教育。区纪委拍摄了警示教育片,并制作成光盘发放到各单位、各部门。同时,将该片在当地电视台播出,警示广大党员干部汲取教训,引起强烈反响。

“应该说,过去一度我有事业心,思想也纯正,但是随着世界观、人生观质变,思想滑坡,拜金主义和利己主义逐渐占据上风,利用手中权力频频套取征地补偿款,在一夜致富的美梦中忘乎所以。”陈国滩在忏悔书中写道。

而今,面对铁窗,陈国滩再也没有了昔日“拼命三郎”的风采,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悔恨。(叶维达)

责任编辑: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