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旷视(Face++)印奇:做未来科技的少数派

【组图】旷视(Face++)印奇:做未来科技的少数派

时间:2017-07-07 14:56:49来源:环球网

原标题:旷视(Face++)印奇:做未来科技的少数派

7月6日上午,由中信出版集团和百分点主办的XWorld未来进化大会在北京举行。旷视(Face++)创始人兼CEO印奇受邀出席,并与“青年怪才”、《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教授魏坤琳、百分点集团董事长兼CEO苏萌一道针对科技进化与人类未来等问题展开深入探讨。而在两个关键问题中,作为人工智能从业者的印奇都令人意外地给出了全场唯一的反对票,使原本充满争议的话题更具看点。

  从古代猿人到现代智人,从小型部落到特大城市,从物物交换到虚拟货币,人、社会、商业从没停止过演进的步伐。然而今天,离不开智能手机的我们已经开始让机器代替自己处理邮件、驾驶汽车和实施手术,我们正在一步一步把决策权交由人类创造出来的无机智能掌控,那么人类的未来还掌握在自己手中吗?未来人类进化的方向又是什么?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给社会带来怎样的冲击?在新技术的冲击下,未来商业形态又会向何处演化?

  针对以上问题,在探讨“科技进化与人类未来”的圆桌论坛上,尤瓦尔.赫拉利、Dr.魏、苏萌以及印奇分别代表了全球最前端的学者、科学家、知名企业家和高精尖创新公司领导者就科技进步与人类未来这一主题进行了跨界讨论,并从各自专业的角度给出了各自的看法。

  “一决胜负”还是“人机共融”?

  由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创新联盟编制,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百分点集团联合发布的《2017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热点分析报告》显示,48.3%的关注者表示了对人工智能未来发展将会带来的冲击的担忧。会上,主持人抛出了第一个掷地有声的发问便是:人工智能能否战胜人类?而四位嘉宾给出的答案中只有印奇给出了红牌。

  

 

  尤瓦尔表示,人工智能不仅会战胜人类,而且会让人们逐渐失去自主决策的能力。他认为今天的人工智能已经可以应用于驾驶、医疗,且比人类的平均水平做得还要好。但同时他也强调“没有人知道世界的明天将会怎样。”也就是说技术不是最终的决定因素,相同的技术可能创造出完全不同的世界。

  作为电视节目《最强大脑》中的科学判官,Dr.魏曾见证无数人类大脑的极限挑战,比如惊人的辨识力、观察力、超级记忆力,以及堪比电脑的心算、速算能力等等。在他看来,人脑智能和机器智能不具有比较性,因为两者的优势是不一样的。人跟机器比机械的记忆和运算,是没有胜算的。人脑最珍贵的东西在于创新和想象,这是计算机很难复制和超越的。同样,百分点集团董事长兼CEO苏萌认为相比人类,人工智能的能力是可叠加的,且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要远超过人类的学习速度。

  

 

  旷视(Face++)创始人兼CEO印奇

  而作为人工智能从业者的印奇是四位代表中唯一持反对意见的,他认为人工智能能不能战胜人类需要对于技术周期有长远的判断,反之忽略周期而直接谈终局是不准确的。他表示:“人工智能现在所处的阶段还很初级,人类会非常善于利用新技术对自身进行变革,人类自身的演化会跟技术的演化一起发展,随着技术的演化加快,人类自身的演化也会越快。与其说机器会在某一瞬间超过人类,不如说人类和机器会逐渐融合并且会早于机器超过人类。”

  “阶级分化”还是“强化升级”

  诚然,每一次社会的转型都会带来机会与挑战。互联网和数据正在改变我们的时代,世界的主导力量正在由工业时代的资源品和资本,向数据经济时代的数据和算法演进。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的发展是否也使社会阶层面临着分化的巨大威胁?于是引申出了关于未来的第二个尖锐的问题,而这实际上探讨的是在技术变革的大背景下,人与人的关系又将有什么样的变化?

  

 

  《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曾指出:人类智能将首次控制非有机体的生物进化;算法将成为经济链的顶端,帮我们做越来越多的决定;随着智能时代的到来,很多人将失去价值,从而将催生出“无用阶级”这一新的阶层。

  如何定义“无用阶级”?它是指生命意义上的无用还是社会意义上的无用?尤瓦尔表示算法系统和科技的发展会将人类分为两类,一类是人数极少的特权精英阶层,成为拥有前所未有的能力的超人类,然而大多数人并不会升级,于是也就成为了一种新的低等阶级,而他们会受到计算机算法和新兴的超人类的控制主导。对于“无用阶级”,尤瓦尔的看法颇为激进,他认为在未来社会中无用阶级相对于人工智能而言连做奴隶的价值都没有,甚至没必要存在。

  而这一次,旷视(Face++)印奇再次投出了反对的一票,他提出了两个观点,第一,技术的提升带来的是人群的“迁移”而非“分化”;第二,无疑任何一项技术变革必然会带来生产力的提升,但不是所有的技术都会直接带来阶级的分化。因为人工智能本质来说是一种非常中性的技术,它能够横向地为各个领域实现行业升级,同样它也可以强化不同类型的人。对于技术的未来,印奇是一个具有现实性的理想主义者,他坦言创办旷视(Face++)之初曾提出了“Power human with AI”的宏大愿景,目的就是希望能够用技术强化人类自身的能力,从而让人工智能服务于人。

  那么对于人类的未来是喜是忧,四位代表又有什么看法?经过最后一轮投票可以看出不管从学者还是从企业家的角度,大家还大多是持乐观态度的。技术的快速发展已经让人类没有优越感,然而最终尤瓦尔指出,自己现在的一切都不是预言,而是在讨论一些可能性。如果你对其中的一些可能性感到恐惧,你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去避免它。科技并不具有决定性,真正左右其走向的依然还是人类。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