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传统企业技术创新的死结在哪里?_搜狐科技_搜狐网

【组图】传统企业技术创新的死结在哪里?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原标题:传统企业技术创新的死结在哪里?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原标题:传统企业技术创新的死结在哪里?

6月27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发布了2017 年度最新“全球 50 大最聪明公司”榜单这份榜单从科技领军能力和商业敏感度上进行考量,上榜企业有些是诸如亚马逊、Alphabet这类的大型科技公司,还有一些公司严格意义上说是属于传统行业,但也全情投入了这个技术变革的时代,比如通用电气、阿迪达斯、富士康等。

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每年也有不少上榜公司是全新的面孔,虽然目前尚未被多数人所知,却已经占领了一块技术高地,野心勃勃地准备赶超甚至颠覆巨头。

的确,是各个行业的巨头们是最危险的。科技行业的发展已经归纳出一个不成文的规律:在每一次结构性技术变革中,行业内领先的优秀企业往往成批落败,通常是在技术和市场判断上痛失先手。

图 | 约瑟夫·鲍尔和克莱顿·克里斯滕森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约瑟夫·鲍尔(Joseph L. Bower)和克莱顿·克里斯滕森(Clayton M.Christensen)曾提出过“颠覆性技术”概念——未能及时处理好这种技术就是这些巨头企业失手的深层原因。

通常而言,颠覆性技术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突破性技术。恰恰相反,颠覆性技术引起人们注意时,往往使用的是成熟技术,而非突破性的技术。而聪明的创业公司会懂得如何利用这个利器来攻击科技巨头,就像巨头在成长初期的做法一样。

从上升路径上来看,颠覆性技术往往从低端或边缘市场切入,以简单、方便、便宜为初始阶段特征,随着性能与功能的不断改进与完善,最终取代已有技术,开辟出新市场,形成新的价值体系。

这就意味着,颠覆性技术通常具备两个特点:一、可以满足一些还未被市场发现的特定需求,并改变一些现有产品的功能;二、这些新的需求能够在市场上迅速扩张,使颠覆性技术最终攻占成熟的技术市场。

然而,还有比痛失先手更严重的,是错误的技术判断。比如,花大价钱并购的技术被新一代技术淘汰,并购企业的损失将非常巨大。

毫无疑问,一些前沿技术拥有强大的潜力,甚至能左右一个初创公司能否在巨头垄断的市场中脱颖而出。虽然这些复杂科技在应用上有着极高的难度,但它们仍具备创造未知市场的可能性——这可能是初创企业与巨头竞争的唯一机会。

然而,掌握技术是一回事,利用技术创造价值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拥有最强技术的公司被后起者打败的案例比比皆是。

概念 → 技术 → 专利 →

实验室原型 → 部件规格 → 工程原型

产品定义 → 参考设计 → 系统整合 →

初始设计 → 初始制造 → 产品

举例而言,仅仅在迈向市场之前,以上这个硬件产品生产链条中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或不足,都可能导致全盘失败。加之技术往往需要比较长的研发周期,技术创业的一路上可谓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毫无疑问,这需要对技术有由浅入深、从点到面的认识与理解,而要进一步将前沿知识转移、共享,更需要与这个领域核心人员和圈子的融合程度密切相关。只有处理好这两点,深度的技术整合应用才有可能。

其实,这一切都有关于人对技术和商业判断的敏感度。因此,为了更好地把握技术与商业的关系,你需要对这些可能变革行业新兴技术有系统的认知,哪些是趋势,哪些不是,更重要的是弄清楚这项技术从何而来、可用在何处以及如何运作。

只有理解了这些技术趋势,才能更好地观察和诠释现实中的问题,形成完善有益的思维模式,尤其是在对未知事物做出判断时发挥更大的作用。

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DeepTech深科技、云享客将联合MIT Technology Review 基于全球顶级新兴科技峰会 EmTech 推出全新的 EmTech China 会员计划,目的是能够帮助会员系统化的解读新兴科技的商业语言,与前沿科技的知识保持系统性的同步,并且能够积极参加与全球新兴科技领域核心圈层的科学家、创业者、投资人对话。

两周前,我们推出该会员计划的预热版。反响远远超出我们的预计,经过筛选,100名会员限额已经全部招满。同时,我们也有幸邀请到一些产业人士成为我们的首批会员,与我们共同打造一个新兴科技的全球社区。由于篇幅限制,以下是我们在投融资产业邀请到首批会员的三位代表,以及他们对这一会员计划的想法。

朱啸虎

金沙江创投

董事总经理

朱啸虎投过众多崛起于以东互联网回报率超高的项目,滴滴、饿了么、映客、ofo,他是名副其实的“独角兽捕手”。

“很多人都说我愿意赌风口,其实真正的风口往往是规律。“朱啸虎的投资风格被业内人称为“猛虎下山砸大钱”,他会在看重的项目上砸大钱,把人们原来理解的小生意迅速变成巨大的生意。他曾经提到,在判断是否值得投资时,很重要的一点是看项目的商业模式是否是可防御的,防御的对象不仅是现在的竞争者,更重要都是,对手从其他行业打过来。

颠覆性技术带来机会,也挑战传统企业管理者的认知边界。

熊伟铭

华创资本合伙人

熊伟铭先生在华创主要负责技术相关领域的投资,主导投资了猎上网、一呼医生、微知、智齿科技、特赞等项目,以及在硅谷的一系列创新项目。

他跟DT君描述了投资前期的研究工作,一线专家访谈会占用他们非常多的时间,为了有效访谈,之前需要通过教科书或者百科获取一些基础资料,包括提前看专家的演讲视频、分析他们的论文,理解这些技术背后的东西。“有体系且pop science level的内容会对资本领域的从业者有极大的提升。EmTech China还有一个价值就是把科学的语言翻译成资本的语言,然后形成生产力的合力。这个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像一些一流的科学家那样做些科研发现,但是对于他们工作的理解和整个过程的感受是对我们一线工作是有很大的启发。”

李剑威

真格基金合伙人

李剑威先生是国内在企业服务,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硬件方向经验丰富的投资人。在加入真格基金之前,他是红杉资本的副总裁,负责红杉在智能硬件以及企业级服务方向的投资。

“投资人很大的一个能力就是用20%的时间掌握80%的知识,最核心的方法就是找专家聊。但大部分人没有办法覆盖所有领域。一些情况下投资这个行业是事件驱动的。比如人工智能,我们一般都会在AlphaGo赢了李世石之后才会去重点关注,因为之前这个行业没有millstone。”

无论是投资抑或寻找转型方向,皆可借鉴相似的道理——你必须要对前沿科技的动态事件保持敏感,更重要的是知其因果与细节,新的机会通常潜伏于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