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网易云音乐“被迫下架”后,在线音乐市场会“一家独大”吗?_搜狐科技_搜狐网

【组图】网易云音乐“被迫下架”后,在线音乐市场会“一家独大”吗?_搜狐科技_搜狐网

时间:来源:36氪

原标题:网易云音乐“被迫下架”后,在线音乐市场会“一家独大”吗?_搜狐科技_搜狐网

原标题:网易云音乐“被迫下架”后,在线音乐市场会“一家独大”吗?

近日,网易云音乐因《关于版权,我有一些话想跟大家说……》的致歉声明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声明中,网易云音乐简明扼要地交代了事件的来龙去脉,“网易云音乐最近被迫下架了一部分歌曲,量级在网易云音乐曲库的1%左右”,并表示“正在竭尽全力,与腾讯音乐进行版权转授的洽谈。”

这应该是大众第一次对音乐APP的“版权下架”感受如此明显,反应也异乎寻常的强烈。在“最严版权令”颁布两年之际,随着各方力量对比的变化,国内音乐平台间的版权合作情况正变得愈加微妙。

为什么会“被迫下架”?

据音乐先声统计,目前网易云音乐被下架的歌曲牵涉的版权方有YG、LOEN、CUBE、FNC、DSP、STARSHIP等韩语版权和英皇娱乐、林暐哲音乐社等华语版权,涵盖PSY、BIGBANG、2NE1、IU、AOA、苏打绿、谢霆锋、容祖儿等一众当红艺人。

网易云音乐上Bigbang等艺人歌曲被下架

正如网易云音乐在声明中所提到的,这些涉及的版权歌曲大多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独家代理版权。而此次的所谓“被迫下架”,只是版权到期后的流程操作,不过近年来版权已成为风口词汇,所以被大众和媒体关注到了。

但按照正常情况,在曲库授权到期之前,音乐平台就会跟进版权续约的事宜。而为何这次网易云音乐却出现了“版权空档期”呢?

很可能的原因,是价格没谈拢。众所周知,自 “最严版权令”实施以来,版权价格一直是水涨船高的状态。早在2015年10月,网易云音乐就花费了上亿元以“预付+分成”的方式拿到了QQ音乐150万首的转授版曲库,成为国内第一个转授权案例。

而今年5月份,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为了获得环球音乐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代理版权,业内流传的花费更高达3.5亿美元。为了尽快回收版权成本,腾讯可能会在后续的转授权中提高价格。

根据网易2016年财报显示,2016年,主要因网易云音乐版权转授费均摊,信息费一项增长了超过3070万元,达到2.66亿元。尽管今年4月网易云音乐已经获得7.5亿A轮融资,但面对腾讯音乐过高的转授权费(更关乎今后的版权成本),必然要三思而后行。

而深层次的动因,则可以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网易云音乐的竞争关系来理解。

据《QuestMobile移动互联网2017年Q2夏季报告》显示,网易云音乐新下载用户增长强劲,2017年6月,新下载用户达1905.28万人,同比增长率达109.77%。在月活用户上,更是以44&的同比增长率远超QQ音乐(11%)。而在24岁以下的年轻群体和用户消费能力的调查中,网易云音乐与其他音乐平台相比,更加年轻化,单个用户的付费水平更高。

上线四年来,网易云音乐凭借音乐社交、个性化推荐等差异化功能获得了超高的用户活跃度、用户留存率,用户基数突破3亿。可以说,已经成为TME在国内在线音乐市场中最强劲的对手之一,而版权则是TME制约其他平台最有利的武器。

所以,网易云音乐此次的“被迫下架”也就不难理解了。

版权市场如何发展?

此次网易云音乐的“被迫下架”事件,除去对平台用户体验的影响,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来说,在音乐先声看来意义重大。

首先,作为一个曾经盗版率高达90%的音乐市场,如今授权方在版权到期就立刻下架,无疑说明了国内版权意识的增强。而用户对于歌曲下架的敏感和关注,其实也是教育用户、培养付费意识的好时机。音乐是有价的,是需要真金白银去买的。

其次,作为版权正版化以来的第一例“下架”,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谈判有利于行业版权交易规则的建立。由于版权转授权的授权期为一年一签或者三到五年签不等,版权转授权将成为常态合作,而转授权中的版权定价、合作流程等方面都有待于规范。

不过,音乐先声也发现,此次因版权到期而导致歌曲下架的波及范围不仅仅是网易云音乐,TME旗下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也受到了影响,其平台上归属于太合麦田、海蝶音乐的部分艺人歌曲也处于下架状态,其中涉及的艺人包括李宇春(早年签在太合麦田)、林俊杰(早年签在海蝶音乐)、许嵩、阿杜等知名艺人。

音乐先声也就此事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太合音乐。太合音乐集团市场总经理司新颖表示,“太合音乐集团作为音乐服务提供商,不论腾讯还是网易云音乐等,都是太合服务的客户。太合音乐尊重音乐版权,也尊重版权交易的商业规则,不希望业内开打版权大战,我们只关心如何为用户提供好的音乐服务。”

这也代表了行业的一种期待。在今年4月26日召开的2017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就曾指出,“独家版权甚至取代了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成了行业的主要竞争壁垒。”

版权是整个音乐行业的根基和核心,甚至足以成为制约竞争对手的利器。但要想音乐行业有足够的动力、活力,无论是集齐三大的TME,抢到爱贝克斯的网易云音乐,拥有滚石音乐、华研音乐、相信音乐等的阿里音乐,还是坐拥海蝶音乐、太合麦田等的太合音乐,对于版权的态度理应更加开放,这也是行业追求的体现。

况且,唱片公司在做独家版权代理的授权时,也内含版权分销的要求。对于控制了世界上最大版权曲库的三大唱片来说,鉴于TME在用户、资源、变现、资本等层面的优势,他们将独家代理版权交给TME,目的是希望TME能替代自己更好更快地解决中国市场的盗版问题,挖掘更大的商业价值,而不是有一天为TME打工。

因此,尽管各大音乐平台始终是竞争关系,但在版权特别是转授权上,更多是以竞合发展的关系,这也会是今后的新常态。

目前,网易云音乐已经将旗下独家代理的爱贝克斯的版权歌曲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重新上架。而相信不久后,网易云音乐与TME的谈判也将结束,下架歌曲又可以重新上线了。

文 | 范志辉 编辑/排版 | vision

今日话题:你会因为喜欢的歌手而选择某个音乐平台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如果您对音乐行业感兴趣,可以搜索关注公众号: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现已入驻36氪、界面、虎嗅、知乎、今日头条、天天快报、百度百家、一点资讯、搜狐、网易等自媒体平台,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