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阅文的困兽犹斗,IPO会是最后救命稻草吗?

【组图】阅文的困兽犹斗,IPO会是最后救命稻草吗?

时间:2017-07-15 09:49:26来源:太保乱谈

原标题:阅文的困兽犹斗,IPO会是最后救命稻草吗?

  7月3日,阅文正式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书,脱离于腾讯控股独立上市。在盛大文学多次冲击IPO失败后,网络文学第一股终于要来了,一个新时代要开启了吗?

  网文市场一家独大,阅文迎IPO最佳时机

  财务报告显示,阅文2016年总营收为人民币25.68亿元,同比增长59.1%。集团更是在2016年实现了盈利,净利润为3036万元,不过利润率仅为1.2%,而2014、2015年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16年12月31日,阅文共有530万作家,840万部文学作品,月活跃用户总数达1.75亿名。

  目前,阅文的主营业务分为在线阅读、版权运营、纸质图书业务三大板块。阅文不仅占据庞大的市场份额,还牢牢抓住了其中的头部力量。2016年百度排名中国十大最高搜索率网文中的9部来自阅文,分别为《大主宰》、《完美世界》、《雪鹰领主》、《龙王传说》、《武炼巅峰》、《择天记》、《一念永恒》、《玄界之门》、《超品相师》。

  「阅文在网文原创市场上已经独孤求败了」 。阅文原创内容总经理杨晨在今年的一个发布会上曾这样表示。事实也似乎如此,阅文前身为腾讯文学,在与盛大文学合并之后,阅文在市场上就已拥有了绝对的优势。2016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为46亿元,阅文一家的总营收就占了一半,旗下网络文学作品占超过70%的市场份额。

  盛大文学当年IPO失败很大程度上因为当年资本市场给予的估值过低。在那个节点网络文学唯一的商业模式很大程度上就是付费阅读,而与盛大文学相比,阅文谋求上市的时间点则更加正确。

  随着移动游戏的兴起,游戏改编开始成为网文IP最大的出口,再加上随后兴起的影视改编又使网文IP迎来新一轮高峰,发源于阅文平台的《甄嬛传》《步步惊心》《琅琊榜》《鬼吹灯》等影视剧一个比一个火热,如今IP授权价格早已水涨船高,阅读集团作为市场最大的玩家享受到了最多的红利。

  赴港IPO寻突破,阅文的想象力在哪里?

  在艾瑞咨询早前发布的《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估值榜》中,阅文的估值为20亿美元。对此吴文辉认为阅文的价值被严重低估,「网络文学并不只局限于文学创作,更是泛娱乐战略最核心的一环,目前行业尚未看到网络文学在泛娱乐链条上释放出的全部价值,这是阅文被严重低估的原因之一」。

  而根据路透社报道,阅文此次计划融资6~8亿美元。在阅文对外发布的公告中,本次阅文发售股份总额将占阅文扩大的已发行股本总额的15%。再以融资中位数7亿美元来计算,阅文市值大约为47亿美元。

  从阅文收入组成可以看出,在线阅读业务作为公司基础性业务发展良好,近两年收入增速均超100%,2016年收入已达19.74亿元。不过如今阅文已经是市场第一,用户数再大幅上涨的可能性已相当有限。

  想要提升在线阅读业务收入,这意味着阅文接下来可能要挖掘单个用户贡献收入,但这其实存在相当的挑战,网文付费用户愿意为当下的热门IP付费,但他们却没有足够的精力阅读多部小说,付费潜力增长有限。此外眼下中国的盗版环境虽然正在变好,但盗版仍然是网络文学收入增长最关键的拦路虎,将普通用户转化成付费用户存在挑战。

  对阅文来说,更大的想象空间还是在于IP开发。阅文副总裁罗立在阐述阅文IPO逻辑时表示,「作为IP改编的上游,阅文在动画IP开发上已经有所进展。但在影视方面,阅文还是个“新人”,而在变现能力最强的IP游戏开发领域,阅文大部分只是IP授权,深入参与的机会很少,原因在于“游戏话厂商语权太强,我们投不进去”;而采用资本手段也有一定障碍——“游戏企业太贵了”,为了扩充“资本弹药库”,阅文IPO迫在眉睫。」

  腾讯官网显示,阅文为腾讯旗下文学业务,隶属于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该事业群还包括游戏、电竞、动漫和影业等板块业务。阅文主要为经营连接作家、读者和内容改编合作伙伴的网络文学平台,将自有受欢迎的文学IP输出转化为电影、电视剧、游戏,通过打通上下游链条产生收益。

  很显然在腾讯互娱的体系下,阅文的一些环节虽然有待成长,但其在商业模式上已经构成了完整的逻辑。随着阅文单独分拆上市,虽然已经占据了在线阅读这一垂直市场的老大,但如何将这个故事讲好,如何继续保持与腾讯内部平行部门的良性互动,取得投资者与市场的信服,或将成为影响阅文未来前景的关键。

  坐拥巨大的IP资源,当下的阅文仍存五大困境

  坐拥巨大的IP资源,阅文也在2016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但仅为1.2%的利润率仍然给阅文的未来敲响了警钟。从腾讯分拆之后,阅文如何继续保持收入上的平衡。而在这之前,阅文还将需要面临五大困境。

  1、抢夺头部资源,内容成本将继续增加

  在腾讯互娱2017年发布会上,阅文联席CEO梁晓东提到,2016年阅文全年新增作品超50万部,截至目前集团作品储备接近1000万部,全年发放稿酬近10亿,年分成稿酬过100万的作家超100人。这是阅文的内容优势所在,但阅文却为垄断这些头部资源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众所周知,阅文属于内容行业的上游,主要是培育和包装好内容,必须要持续产出优质内容,要想产出优质内容,那必须花高价值签约优质作者,因此内容成本是大头。招股书显示,2016年度阅文内容成本高达8.39亿元,2014-2016年,阅文的内容成本分别占到主营业务成本的40.8%、24.4%和32.8%,并没有随阅文规模的增长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阅文CEO吴文辉此前曾透露,「网络作家富豪榜上的榜首唐家三少2016年版税收入1.1亿元,其中一半就是从阅文平台上获得,这导致阅文的毛利一直不高」。而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就是在分拆独立IPO后,阅文和腾讯在流量上的合作势必也会产生新的成本支出。

  2、竞争对手来势汹汹,挑战仍然存在

  单拼作家和作品资源,阅文的龙头地位自然无可动摇,但其他平台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作为文学、影视、动漫、游戏等泛娱乐产业的交叉融合点,网络文学对互联网巨头来说意义重大。包括阿里文学、百度文学(纵横文学)以及已经上市的中文在线,它们的实力都不容小觑,在定位上也与阅文相对比较同质。

  而和其他中国网络文学平台一样,在线阅读业务仍是阅文营收的主要来源,2014年阅文在线阅读收入一度占比高达97%,加入腾讯之后,这一局面虽得以扭转,但现在仍然占比77.1%,当下的营收来源还是相对单一。

  当然更大的挑战,在于各平台对于头部作者的挖角,这会一定程度上增加阅文的成本支出。现在的阅文虽已成为行业第一,但“网文大战”还远未结束。上市某种程度上只是巩固了阅文当下的领先,但后来者对头部资源的争夺,这对阅文并非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3、寻找下一个头部IP,数量并非核心优势

  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在中国发行的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动漫、影视作品中,票房最高的前20部电影里,阅文占据13部。2016年十大最高搜索网络文学作品中,阅文独占9部。《鬼吹灯之寻龙诀》、《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都是来自阅文平台的超级IP。

  毫无疑问,作为打通下游动漫、电影、电视剧、游戏的源头,阅文拥有惊人的IP占有量和作家数量,但内容为王并不代表内容数量为王,其实阅文能被改编的IP作品只是一些头部IP作品。

  当然在腾讯影游漫文联动的体系之下,阅文仍有足够的“老本”可以吃,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策。摆在阅文面前的是一道难题,当《鬼吹灯》、《盗墓笔记》、《择天记》等头部IP的逐渐开发完后,阅文能否保证持续产出精品IP?

  4、深入产业链不足,无力摆脱IP输出者角色

  从IP到真正的影视作品和移动游戏,这都需要一个漫长的孵化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更多的专业机构和专业的人进入,才能够养成一个所谓的大IP。手上的IP多并不是优势,真正的优势是把IP转化为作品的能力。

  阅文的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电影、动漫、游戏,这些都不会是问题,阅文平台上作品的多样化足以满足这些需求。但无论是影视还是游戏,都需要有专业公司操刀,巧合的是这一切正好腾讯都可以满足。

  未来知识图谱创始人“图灵Don”在知乎上一个关于阅文的问题下面,提出了对阅文未来方向的担忧:版权肯定是作者分成占大头;改编成影视剧、电影、动漫、游戏,都有专业公司操刀;发行渠道又是在线视频、院线、亲爹腾讯。除非它专门成立影视剧公司与华策、唐德、慈文PK,成立电影公司与中影、光线、华谊PK,成立游戏公司与腾讯、网易PK,直接从平台作者手中买版权(共同运营),并且真能把平台上的文字爆款作品改编好,否则它在视频、电影、游戏这些真正赚钱的文化产品价值链中有什么位置呢?

  阅文真正的问题在于深入IP产业链不足,这使得其在IP改编过程中很难担任重要角色,而阅文的一切又需要从属于腾讯的泛娱乐的战略。这些问题无法解决,阅文始终只是一个IP输出者。

  5、新文艺复兴,国际化真是一个好故事吗?

  今年我们屡屡看到“外国人沉迷中国网络小说”的新闻,中国网络文学作品中宏大的世界观对外国读者来说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而随着市场需求的扩大,出现了诸多具有平台性质的中文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Gravitytales以及volare translations,NovelUpdates等等

  对于拥有超过1000万部作品的阅文而言,这是一个“出海”的良机。今年4月,阅文与亚马逊达成战略合作,亚马逊Kindle书店推出网络小说专区,这是亚马逊第一次为网络小说建立单独的板块。紧接着的5月,起点国际站正式上线。截至目前,阅文已向海外授权作品近200部,覆盖1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些当然是阅文的机会,但问题在于如何将海量的内容翻译成外语,规模化的满足更高的需求。一部网络小说动辄百万字,如今稳定的翻译者仍然是一个巨大的缺口。要知道成立三年以来,Wuxiaworld 连载的小说总数也仅仅为35部。这些问题不解决,阅文国际化更多只能是给资本市场说的一个故事。

  阅文的根本问题在于文字产品平台的想象力终究有限,这是由文字产品特性决定的。而当阅文想要向产业链深入之时,却发现前面早已有了一个腾讯。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