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切割乐视:孙宏斌是如何吃下乐视的? - 爱板扎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切割乐视:孙宏斌是如何吃下乐视的?

【组图】切割乐视:孙宏斌是如何吃下乐视的?

时间:来源:媒体训练营

原标题:切割乐视:孙宏斌是如何吃下乐视的?

原标题:切割乐视:孙宏斌是如何吃下乐视的?

过去半年,孙宏斌花了150亿元(业内戏称两块地的价格),把乐视做了“黄金切割”。孙宏斌拿到了乐视最优质的资产——上市体系,贾跃亭让出上市公司一切职务,专心去做乐视汽车。

孙宏斌在内部把乐视上市体系比作“山”,把乐视汽车和乐视非上市体系比作“谷”,他说乐视必须站在山上。

在两个多小时的会议中,乐视的高管几乎不回答任何证券公司高管的提问,所有问题都由贾跃亭一人回答。

2017年7月6日,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网(300104.SZ)董事长和乐视网一切职务,以后将专注乐视汽车业务。

11天后,乐视网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乐视网新任董事长

至此,乐视旗下所有业务正式被切割成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上市体系,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超级电视)和乐视影业(乐视官方表示2017年乐视影业将注入上市公司);第二部分就是乐视汽车;第三部分是乐视非上市体系业务,包括乐视体育和乐视手机等。

按照贾跃亭2017年6月份在乐视股东会上的说法,乐视的债务第一大是乐视汽车,第二大是乐视手机。

早在2016年11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后,孙宏斌的融创中国(01918.HK)就以约150亿元投资乐视。这些钱一部分直接入股乐视上市体系的几个公司,另一部分用来购买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老股。这笔交易让贾跃亭拿到了差不多100亿元的现金,其中大部分钱用来解除贾跃亭质押在外的股份,以及偿还乐视汽车的债务。

孙宏斌2017年6月在融创股东会上明确表示,以后的乐视就是两个体系,一是上市体系,二是汽车体系,他本人对于汽车体系没有兴趣,汽车业务“贾跃亭该怎么弄就怎么弄”。至于乐视非上市业务,孙宏斌说,该卖的就卖。

一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孙宏斌在内部把乐视上市体系比作“山”,把乐视汽车和乐视非上市体系比作“谷”,他说乐视必须站在山上。看起来,孙宏斌是不愿意为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埋单。

在7月6日的辞职声明中,贾跃亭表示,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他会承担全部责任,会对乐视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贾跃亭在声明中说。

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同时,贾跃将他持有的乐视影业21.8%股权质押给了融创。这笔钱将用来做什么?是否会用来偿还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债务?对此,乐视方面拒绝了采访,该公司公关部人士表示,要等到7月17日乐视选出新董事长之后,才能回应外界关切。

过去半年时间里,孙宏斌花了150亿元(业内戏称两块地的价格),把乐视做了“黄金切割”。孙宏斌拿到了乐视最优质的资产——上市体系,贾跃亭让出上市公司一切职务,专心去做乐视汽车。而对于债务危机最严重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孙宏斌无心,贾跃亭无力。

银行强势挤兑

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直接促因是乐视债务危机的升级。

7月3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对乐视系3家公司及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贾跃亭、甘薇夫妇的12.36亿元资产进行司法冻结。理由是乐视方面在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的贷款到期未偿还本息,银行多次催收无果后诉诸法律途径。

欠招行钱的主要是乐视移动,它是乐视超级手机的运营主体。

此前,乐视手机业务由于欠款,已经遭到过供应商厂商的集体断供,以及各类供应商的追债。一些装修公司和广告公司,来到位于北京东四环附近的乐视大厦维权。有的拉起横幅,用高音喇叭大喊“乐视还我血汗钱”,有的干脆直接在乐视大厦大堂打起地铺,准备打持久战。

“乐视就是欺软怕硬,我们讨债多时也没见贾跃亭辞职,还是银行强势。”一位匿名的乐视债权人抱怨道。

乐视遭到银行挤兑后,一些持有乐视股票的基金纷纷发布股价预测,他们的结论几乎一致:乐视复牌后至少会有三个跌停。这些消息让不少股民心焦。

不仅散户们亏损严重,一些机构也是如此。2016年8月,乐视网做过一次定增,发行价格为45.01元/股,但目前乐视停牌的股价是30.68元。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包括中邮基金、嘉实基金和易方达基金在内,共有39只公募基金产品持股乐视网,涉及多达21家基金公司。

实际上,在此次定增时,乐视债务危机已经隐现。之所以还有这么多基金愿意入局,主要是因为作为上市体系的乐视网,其基本面还不错。

乐视网财报显示,乐视网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219.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5亿元。其中,2016年乐视网的付费收入56亿元,超过了广告收入,表明乐视在内容付费这个资本看好的方向上跑通了盈利模式。此外,乐视网最大的现金牛业务——乐视超级电视,已经在电视购物上把客单价做到了近千元,是传统电商购物客单价的好几倍。

乐视超级电视主要以高配置、高性能、极致体验、颠覆价格快速获取用户,这导致公司利润一直较低。2016年乐视致新净利润亏损六亿多元。换句话说,如果乐视把超级电视进一步做好,乐视网的净利润是有可能上升的。

券商早就嗅到了风险

2016年,是乐视跑得最快的一年。这一年乐视新招了5000名员工。同时又把全球化战线一下子拉得过长。

一位接受过乐视投资的创业者说道,他每次去乐视,都发现乐视的人走路急匆匆,基本都是半跑状态,整个公司跟打了鸡血一样。他透露说,贾跃亭喜欢干事麻利的人,他自己也是争分夺秒,甚至连上厕所都是小跑着过去。

这种蒙眼狂奔没能持续太久。2016年11月,乐视手机的供应链厂商收不到钱,断货止血,乐视债务危机爆发。

一时间,乐视成为资本市场的鸡肋。

其实乐视的业务并非全都是虚张声势。贾跃亭这几年精心打造的生态链初具雏形,上市公司体系也相对健康,报表并不难看。而且,盈利状态的乐视影业已经明确2017年会注入上市公司体系。

但乐视又有一堆难啃的骨头:汽车和手机业务是两个巨大的债务窟窿,一直靠贾跃亭家族通过股份抵押获得资金支持。其中,汽车业务是个无底洞,手机业务面临行业饱和以及有线下渠道优势的竞争对手的冲击,又没法像小米一样拿出大量资金投向线下渠道建设。

2016年11月,乐视最艰难的时候,贾跃亭写了一封名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贾跃亭在公开信中反思说,光汽车业务就花掉了一百多亿元。这封公开信发布后,乐视踩了急刹车,从急速扩张转向全面收缩和做深做透,希望让各个子生态之间发生化学反应。

2016年底,乐视到处找钱,但没有人敢接盘

过去,乐视主要是通过股权抵押来解决资金问题。贾跃亭曾对外解释说,这一做法主要是外界不太了解乐视模式,他自己也不想过早稀释股份。“过早引入股权投资,我的股份很快就会变少,没法留给员工。而且,也很容易丧失董事会的控制权,土豆网就是个例子。”贾跃亭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

在2010年上市之前,乐视网只拿了几千万元的投资。但到了2013年,乐视要做超级电视,打造生态链,需要的钱多了。也就是从这年开始,贾跃亭家族开始大规模抵押所持乐视股票。尤其是贾跃亭的姐姐贾跃芳,基本把自己所持全部乐视股份都抵押出去了。

但到2017年初,股权抵押的玩法不灵了。一位匿名证券公司人士透露,今年年初,有人托他牵线搭桥,帮忙给乐视股票做质押,他一打听才知道,很多证券公司已经不接受乐视股票的抵押了。

证券公司是最早一批嗅到乐视风险的人。上述匿名证券公司人士透露说,大概2014年左右,乐视找到他们公司想做一轮定向增发。当时贾跃亭带着一众乐视高管来证券公司座谈,证券公司老总也看好互联网经济,亲自带着各业务线负责人一起跟贾跃亭团队聊。

按照常规,乐视的高管和证券公司高管之间会做深入讨论。但在两个多小时的会议中,乐视的高管几乎不回答任何证券公司高管的提问,所有问题都由贾跃亭一人回答。贾发言时语速缓慢,不论多难的问题都回答得从容不迫,非常周全,滴水不漏。

“开完会后,我们公司几个人在电梯里感慨,贾跃亭这人太过老练,怕其他高管说漏嘴,把乐视真实风险暴露出来。”上述证券公司内部人士说,最后他们公司认为乐视泡沫不小,就没有跟乐视合作。

在上述证券公司人士看来,机构们早就对乐视收紧了,但乐视的风险这两年并没有体现在乐视股票上,普通股民对乐视真实信息更是了解很少,这背后是市场和监管制度的缺陷。

美国当地时间2017年1月3日,乐视电动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发布首款量产电动车。在孙宏斌眼里,乐视汽车是“谷”,而乐视应该站在“山”即上市体系之上。

孙宏斌入局

就在乐视最艰难的时候,孙宏斌和他的融创出现了。

孙宏斌出生于1963年,比贾跃亭大十岁,两人都来自山西农村,但一直没有见过面。直到2016年底,乐视陷入危机后,贾跃亭去找他的“老朋友、老大哥”——中国葛洲坝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金刚谈事,何建议贾去找孙聊聊,理由是孙和贾经历相似,这几年都大起大落,但都非常坚忍。

2016年12月中旬,孙贾第一次见面,两人聊了六七个小时。刚开始是聊一个合作项目,后来又交换了各自的人生往事。

孙宏斌听说贾跃亭在到处找钱,就说他对乐视也有兴趣,让贾等等他,说他肯定比其他投资人决策得要快。

作为传统地产商,融创看好互联网地产和智能家居行业,孙宏斌本人又看好内容付费市场,认为消费升级会从娱乐付费开始。

于是两天后,孙宏斌就带着团队进入乐视做尽职调查。他在贾的办公室把乐视所有高管约谈了一次,甚至还约见了被乐视拖欠货款的供货商和那些不看好乐视的分析师。

对于乐视高管,孙宏斌并不陌生。孙是从联想出来的,而乐视超级电视负责人梁军和乐视手机负责人冯幸都是老联想人。一位乐视员工谈起说,乐视的OA系统跟联想很像,这是因为很多联想高管加盟了乐视,把联想的一些管理制度引入了乐视。

孙的团队则负责查乐视的账,调查结果让孙大吃一惊,他发现贾跃亭花了那么少的钱,铺了那么大摊子。他得出的结论是,乐视什么都不缺,就缺钱。如果因为这么点钱,乐视倒下,他觉得很可惜。如果乐视拿了别人的钱,活下来了,他也会觉得错过了投资机会。

36天后,融创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

融创中国的公告数据显示,融创总共给乐视投资了150.41亿元,其中79.5亿元用来换取了乐视致新33.5%的股权,60.41亿元投资了乐视网8.61%的股权,10.5亿元投资了乐视影业15%的股权。

孙宏斌花钱拿到的,都是上市体系的股权。按照贾跃亭的说法,融创投入的钱,有大概100亿元是换取了他个人出让的老股。

贾跃亭在2017年1月份的媒体沟通会上说,150亿元资金能一次性系统解决乐视的资金短板。看来这个愿望没有实现。孙宏斌当时也承诺,会解决汽车除外的所有业务,包括上市和非上市业务的资金问题,缺多少解决多少。显然这个承诺目前也没有兑现。

从目前来看,贾跃亭拿到的100亿元,并没有用来优先偿还供应商和银行欠款,而是用来优先解决贾跃亭自己的股权质押问题。

在2017年5月的乐视媒体沟通会上,贾跃亭表示,最高的时候,他的股权抵押贷款总额是一百多亿元,到今年5月下降了一半,变成了几十亿元。

贾跃亭剩下的几十亿元用到哪里了,外界不得而知。但从目前乐视非上市体系业务债务危机升级的事实来看,这些钱显然没有用来优先解决非上市体系的债务危机,要不然银行不会强势挤兑。

“贾跃亭拿到的一百亿元,一部分用来解除股权抵押的爆仓危机,另一部分很可能用来填补乐视汽车的资金窟窿了。”一位匿名的业内人士透露。

摔倒在黎明之前

孙宏斌入局后,开始对乐视进行各种治理整顿。

首先是对上市体系做出调整。先是优化了一些乐视网的员工,但优化比例很低。孙宏斌更重视的是改善乐视网的公司治理文化。

孙宏斌在投资乐视的合同里,清晰地写明了上市体系要有一个明确的专职总经理。同时,乐视董事会结构和董事会议事规则要完善,要设立管理委员会和投资委员会。同时,融创还在投资合同里明确,要对乐视生态下几乎所有业务都派驻财务经理,包括非上市体系下的乐视手机部门。

于是,2017年5月,贾跃亭把乐视网总经理职务,交给了乐视超级电视负责人梁军。梁军出生于1970年,中国国籍,拥有美国永久居留权。1995年,梁军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同年加入联想,曾担任联想集团移动互联网及数字家庭群组产品开发副总裁。2012年,梁军加入乐视网,负责乐视超级电视业务。乐视公告显示,梁军目前持有乐视网股票23406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1%。

目前外界猜测,7月17日乐视网的新董事长,很可能是孙宏斌或者梁军。但孙宏斌此前表示过,乐视只是自己的半条命,“没有工夫”完全取代贾跃亭。所以,很多人猜测,梁军接任董事长的可能性比较大。

一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工作日很少出现,但一到周末就拉着高管们开会,经常是一开一整天。而且贾在管理上很强势,比较一言堂。融创入局后,孙一度想从外面找一些牛人过来接替贾跃亭,但没有合适的人选。最后的办法是,先让贾跃亭交出总经理职务,以后再找机会物色新董事长人选。只不过,这次银行挤兑,让贾跃亭提前让出了董事长的位子。

孙宏斌的第二个动作就是支持对乐视手机大刀阔斧收缩和裁员,乐视手机CEO冯幸也离职了。

乐视在一次发布会上播放的视频,很适合总结过去13年乐视的打法:一群人被蒙着眼睛,反绑着双手,集体拼命往前跑,有的人被石柱子撞倒了,有的被车撞飞了,还有的自己绊倒了。最后剩下几个人,冲破了一个玻璃屏幕,然后他们被解开双手,摘下眼罩,发现了玻璃墙外的美景。

蒙眼狂奔的贾跃亭,这次没能冲破玻璃墙,而是倒在了黎明之前。

根据乐视今年一季度的财报,乐视网在2017年前三个月实现营收49.22亿元,同比增长6.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增长8.76%。

此外,非上市体系的一些业务也在好转。比如乐视体育,今年5月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

“大家心态比较平和。毕竟这几年大风大浪,什么世面和阵仗都见过了。”一位至今仍留在乐视的员工说。

本文首发于2017年7月13日《南方周末》

媒体训练营已获授权发布。

责任编辑: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